TAGS: 1

看到林开下来,非梦妍放下了勺子,似乎还有些不好意思。

“不好意思啊老板,习惯了。”非梦妍有些害羞的笑道。

“没关系的,小时候,我妈妈就是这样做饭的,还有,别叫林少了,叫我小敌吧。”

“小敌?”非梦妍掩嘴轻笑:“听起来怪怪的,跟小弟一样。”

说到小弟,非梦妍似乎想到了什么,转过头不看林开。

不久之后,只见凌小七穿着睡衣,伸着懒腰就出来了。

凌小七可比非梦妍要开放多了,搬进别墅里之后,就好像搬进了自己家一样,那是一个毫不客气。

只见凌小七坐在了餐桌旁边,直接开动了起来。

只是吃了一口,凌小七就竖起了自己的大拇指:“非姐,的手艺真是太棒了,只是简简单单的一个煎蛋,都能做的这么好吃!”

林开闻言,也坐了下来,尝了一口非梦妍做的煎蛋,也是眼前一亮,竖起了自己的大拇指。

非梦妍的厨艺的确是不错,这煎蛋味道很不错。

非梦妍听到林开和凌小七称赞她,她也很高兴。

少女雪山脚下写真充满灵性

不久之后,林开把阿福也叫了过来,四个人一起吃早饭。

这种感觉,林开很喜欢,这里仿佛成为了林开第二个家。

吃完早餐之后,凌小七和非梦妍就去工作去了。

而林开则是出去遛弯去了。

林开一点儿也不担心凌小七和非梦妍会偷懒,林开只相信一个道理,自己真诚对人,对方就一定不会亏待自己。

如果对方亏待自己的话,说明对方这个朋友,根本不值得林开去交。

不久之后,林开来到了古玩市场。

林开还记得系统交给自己的那个任务呢,找一个带着仙气儿的罗盘。

林开当时就纳闷了,带着仙气儿的罗盘,林开上哪里去找?

当时,林开走进了一家古董店里,走进古董店里之后,林开随意看了看。

古董店,不大不小,装修还不错,有几个客人正在看古董店里的古董。

而老板则是一个大腹便便的油腻男人,男人躺在一把躺椅上,扇着蒲扇。

转了一圈儿,林开也没有发现所谓带着仙气儿的罗盘,正当林开准备离开的时候,只见一个年轻人火急火燎的冲了进来。

那年轻人的皮肤看起来十分黝黑,而且脸蛋很红,二十出头的样子,穿着打扮,都极为的朴素,他的背后,还背着一个绿色的背包。

“找到了!老板!俺找到了!您给俺看看,俺家这个祖传下来的宝贝,到底值多少钱!”

说着,只见那个年轻人从自己的背包里拿出了一个黑不溜秋的东西,放在了桌子上。

那貌似是一个带着花纹的铁玺,铁玺上还有飞龙,栩栩如生,整个铁玺十分油亮,似乎经常被人抚摸。

这铁玺,雕刻十分的细节,花纹的纹路,复杂但却工整。而在铁玺上的飞龙,栩栩如生,似乎是活的一样。

看到这铁玺之后,古董店里所有人都惊叹了一声,好宝贝啊!

而那质朴的少年,擦了擦汗,眼睛里露出了期待的目光:“老板,您快看看,俺这个铁玺,值多少钱?”

那油光满面的古董店老板拿起了铁玺,上下仔细观看,还拿出了放大镜,十分的专业。

只见老板观看许久,撇了撇嘴,说道:“这铁玺,是战国时期某国调动士兵的一件信物,上有玉玺,玉玺是皇上所用。下有铁玺,铁玺是大将军所用。”

“而这铁玺,是三军统帅所用。”

“如果这是真的,必定价值连城啊!”

“但是可惜,这铁玺仿的虽然不错,但却是假货!”

听了古董店老板的话,众人前来围观的人都有些好奇。

“老板,咋知道这是假货的?”

古董店老板颇为神秘的一笑,拿出了一份报纸,说道:“因为真铁玺,在博物馆呢!”

大家看向报纸,果不其然,在一家博物馆内,一只和面前铁玺一模一样的铁玺出现在大家眼前。

质朴少年的眼神失落极了。

“不过我看可怜,一千块钱收了算了。”古董店老板说道。

虽然是仿品,但仿的如此真实,价值也不菲,卖个几万块不成问题。

一千块钱收回来,算是大赚!

少年在看了报纸之后,已经不怀疑古董店老板说的话了,听到古董店老板要出一千块钱,他也是大喜过望。

“谢谢老板!”

很快,古董店老板给质朴少年拿出了一千块钱,少年拿着一千块钱,十分激动的走出了古董店。

古董店老板把铁玺放在了玻璃柜里,林开此时打开了自己的黄金瞳。

这只铁玺如此霸气,林开总感觉不是凡物。

果不其然,通过黄金瞳一看,这铁玺浑身上下散发着一阵金色的气体!

再看其它古董,有的没有气体,有的有一些金色的气体,但是不多。

只有这铁玺,散发出的气体最浓!

肯定不是凡物!

当时,林开敲了敲玻璃柜子:“老板,这铁玺拿出来,我看看。”

古董店老板一看,呦呵,前头刚有人卖,后头就有人买。

古董店老板拿出了铁玺,放在了林开的面前。

“一看您就是懂行人啊!既然您刚才也看到那少年卖铁玺了,那我也就实话实说了吧,这铁玺虽然是高仿的,但是能高仿到如此地步,它也是具有一定的收藏价值的。”

“三万,我就出了!”

一千变三万,还真是黑啊!

“可以。”林开也没有跟那古董店老板讨价还价,直接转过去了三万块钱,买下了这只铁玺。

买下铁玺之后,林开就要走出古董店,但这个时候,从古董店外又走进来三个人。

领头的,是一个文质彬彬的中年男人,中年男人身穿一身西装,戴着金丝眼镜,长相白净,十分帅气。

而在他身后,还跟着两个人,一个扛着摄像机,一个拿着话筒,而在话筒的上面,还有四个大字:华夏鉴宝。

看到那中年男人之后,古董店老板惊呼一声:“金不寻,您就是华夏鉴宝节目的主持人,金不寻?”

头像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