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1

快接通啊!

快啊!

轩辕睿心底不断催促着,手心里捏着传讯玉都是汗水。

轩辕睿紧张不已,他都不敢抬头看苍冥风和凤雪等人一眼,生怕被发觉有问题。不过也还好玄云宗弟子都被威压震慑不能动,他在其中并不引人注意。

手心里的汗水包裹着传讯玉,这时轩辕睿感觉传讯玉发热,好像接通联络了?

心底一喜,下一瞬又紧绷起来,大气不敢喘一口。

轩辕睿心底疯狂的大叫着:千万别出声!

千万不要喊他,不要说出,不然暴露了他就完了!!

传讯玉另一头。

夜月正审视着石碑,突然见传讯玉有情况,夜月拿出传讯玉挑了挑眉:“是轩辕睿。”

“哼,他联络小月月干什么?难不成是遇到麻烦了,想喊去救他?救吕青?等不如白日做梦,小月月不要搭理他们。”陶尧语气极为不爽的说道。

时禹也是赞同的点点头。

这样的诱惑让人无法抵挡

那个吕青实在愚蠢白痴,坏人好心情。

夜月拿着传讯玉没有说话,她眼眸中闪烁淡淡光芒,夜月想了想还是接通传讯玉。

轩辕睿是轩辕睿,吕青是吕青,两者不同。她且先听听轩辕睿联络她是想做什么,再说。

联络接通,传讯玉那边正好传来苍冥风的后半句:“撞上了会发生什么,不用我说也知道。我不是他们的对手,最好的办法就是等他们进入巨灵宫遗址后,我再出手。”

苍冥风的声音!

夜月一听就听出来了,眼底闪过杀意,夜月抬头和凤沉歌对视一眼。

听到苍冥风的声音,大家都安静下来,没有一点声音。他们都竖起耳朵听着传讯玉中传出的声音。

传讯玉离苍冥风有一段距离,因此苍冥风的声音显得格外的飘远,不过还好那头很安静,苍冥风的说话声还是听得非常清楚的。

苍冥风继续说道:“到时候我想办法将夜月和神帝分开,去引开神帝,我来对付夜月。”

“为什么不是去引开神帝?”

女声语气不爽,冷哼反问苍冥风。

听到这个多出来的声音,夜月皱了皱眉,苍冥风是在跟谁说话?

她对凤雪印象不深,离开神帝宫后几年早就忘了凤雪的声音是什么样。但凤沉歌和时禹认得,凤沉歌皱起眉头,抬眸冷冷看着时禹。

时禹都惊呆了。

凤雪?

凤雪被逐出神帝宫,除名并通缉。

时禹亲眼目送凤雪离开神帝宫后,颁布通缉令后他才回到中九重复命。凤雪现在不是应该在逃命吗?

她怎么来到中九重,还跟苍冥风联手了!

震惊之中,听到苍冥风回答:“呵,我若去引开神帝,对付得了夜月吗?”

“如何不能!我可是神帝宫公主,对付一个夜月轻而易举的。就按我说的来,去引开神帝,我不能和神帝见面,不能让他知道杀夜月有我一份。”凤雪说道。

她还想当神后!

要是让凤沉歌知道,杀死夜月的凶手中有她,她这辈子都别想当上神后。

凤雪说着,神识扫了眼空间里神帝宫大长老给她的东西。她还需要夜月的血,和心脏,才能让这个东西起效,得到凤沉歌的爱,成为神后!

在这之前,凤雪坚决不能和凤沉歌正面撞上。

凤雪抬头盯着苍冥风,继续说道:“别忘了,还想接除噬魂焰,没有我帮,可没办法。”

苍冥风同意了,开口:“好吧,我去引开神帝,不过具体的计划到了巨灵宫遗址还是要灵活变通。”

“嗯。”凤雪点头。

他们现在不需要急着过去,只需要等,等夜月和凤沉歌他们全部都进入巨灵宫遗址后,他们再进去。然后寻找机会,分开凤沉歌和夜月,再杀了夜月!

苍冥风和凤雪在这儿计划,殊不知他们的对话全都落入了夜月他们耳中。

凤雪又看向轩辕睿等人,这一眼看过来,吓得轩辕睿立马将传讯玉收到了储物袋里,联络断开。

轩辕睿想,这么长时间已经够夜月他们听到苍冥风等人的阴谋了。他尽力了!尽力弥补修复他和夜月他们之间因吕青生的裂缝,轩辕睿还想和夜月他们做朋友。

凤雪开口:“这些蝼蚁,还要留着?”

“自然,他们可是我们最大的帮手,最好用的棋子。”苍冥风冷冷笑道。

他接着开口,命令吕青通知联络玄云宗,告诉外界巨灵宫遗址的出现。他要明川大陆,天穹大陆,还有另一个同属曾今巨灵宫掌管的青昌大陆,所有势力都进入巨灵宫。

属于他日冥族的圣物,无人能夺去。

苍冥风不担心圣物被抢走,他要这些势力,是让他们蒙混夜月和凤沉歌的视野。

越乱,才越好下手!

……

雪域荒原最深处,大地裂缝旁,石碑面前。

气氛一阵沉寂,人人脸色都不好看。包括三个宝宝,气鼓鼓的磨牙齿,双眼都要喷火了。

苍冥风太坏了!

还有个什么神帝宫的公主,居然也想害娘亲,可恶!

夜星辰抬头看向凤沉歌,黑着脸开口:“师父,这个神帝宫公主是怎么回事?”

“对啊,师父,了解神帝宫肯定知道这个公主。她是谁!为什么她想要跟苍冥风一起伤害娘亲?”夜星凡也追问道。

凤沉歌同样面色不虞,哪怕面具遮挡了面容,从他周围低气压也能看出来。

见宝宝们问他,凤沉歌垂眸看着三个宝宝,开口:“她早已不是神帝宫公主。她已经被除名了,并且神帝宫在通缉追杀她。至于为什么,她就是那个想替代们娘亲的毒妇。”

三个宝宝:!!

他们瞬间明白了,是凤雪!

随后扭头看向夜月。夜月脸上冷冰冰的,眼眸晦暗冰凉,看不出情绪。

在听到神帝宫公主后,她终于想起凤雪。又听凤沉歌说把凤雪除名了,并且通缉追杀中,夜月冷冷勾唇。

一个二个的,尽管放马过来!

夜月开口:“他们要找死,我成全他们。走吧,我们先入巨灵宫遗址,之后有的是时间慢慢收拾他们!”

头像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