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1

祁夫人?

“她可是很想念,要是不去,我妈可能就会给简依阿姨打电话。”

温静顿时停下脚步,“威胁我?”

“不敢,不过我妈的热情我是知道的,知道过来,她可是吩咐我一定要好好招呼。”

“我是来工作的,没有私人时间。”温静沉下脸。

“今天可没有行程安排。”祁深凉薄地勾了勾薄唇。

“我需要休息,恕不奉陪。”眼看着出租车过来了,温静走过去。

祁深眯起眼,脸色淡定。

果然,温静上了车没多久又下来了。

司机拒接。

看着不远处的男人,温静很快了然。

“祁深,够了!”温静愠怒地走到他面前。

公交车上戴耳机浪漫粉色少女图片

祁深依旧绅士地邀请她上车,脸上始终带着礼貌的笑。

“要相信,在B市没有我做不到的事情。”祁深的语气颇为高傲。

温静咬唇,生气地坐进车里。

“只是陪祁夫人吃饭是吧?”温静在心里安慰自己,只是因为母亲和祁夫人的交情罢了,看在母亲的面子上,她才过去的。

“当然,不过,要是想留宿我妈也是不反对的。”祁深露出笑容。

温静恼怒地瞪了他眼,“做梦!”

对于祁深,她反感得很。

“秦菲怎么没在身边?”温静冷声问。

“我和她还没结婚,平时在一起的时间不多。”祁深淡声道。

“她知道祁夫人邀请我吗?”温静继续问。

“知道又怎样?”祁深皱了皱眉。

“好歹她才是的未婚妻,邀请我去家,她到时可是又误会我了。”温静不温不淡地说着。

“要是她敢找麻烦,我们祁家也不需要她这样小气的媳妇。”祁深冷声道,语气丝毫不在意。

温静皱眉,倒是感觉得出来祁深和秦菲的感情不太好。

不过商业联姻,追求的不过是利益最大化罢了。

半小时后,轿车开进了一栋奢华的别墅,掩印在郁郁葱葱的绿植中,仿佛进入了森林里面。

有祁深在身边,温静总是没法平静。

这个人的心思太过深沉,他做的每一件事,都让人觉得是在算计。

“祁夫人平时定居在B市?”下了车,温静看着眼前堂皇的建筑,这里才是祁家的老宅。

“嗯,南城我妈妈只是有事才会过去,她平时都住在这里。”

很快就有管家出来迎接,温静被带进去客厅,而祁深并没有一起进来。

林薇早就下来等着,见到温静笑容明媚,“上次祁深那孩子的订婚宴上没有好好招待,我一直觉得不好意思,小静啊,难得还能过来。”

温静僵硬地笑笑,要不是祁深采取那样强势的手段,她根本就不会过来。

只是见到林薇,糟糕的心情顿时消散了不少,她的亲切并不让人讨厌。

“祁先生在机场等我,盛情难却。”温静淡声道。

林薇脸上的笑意却更深,“我还怕那孩子会吓到,小静啊,在这里就当是自己家就好了,现在还没到晚饭时间,我带参观一下这里。”

温静看着四周,这座别墅的确是占地广阔,除了这一栋主楼之外,后面花园还分布着好几栋楼。

恐怕祁深就是在其中一栋。

“祁夫人,好好休息,我在这里陪您说说话也是可以的。”她倒是不太想出去和祁深碰面。

相比和他相处,祁夫人让她更觉得舒服。

林薇顿了顿,懊恼地拍拍额头,“瞧我这记性,这孩子刚下飞机肯定是累了,那我们就在这里坐坐。”

话落,她吩咐佣人沏来玫瑰红茶。

这味道,温静皱了皱眉,仿佛是记忆中早就熟悉的。

“这茶的味道很特别。”温静品尝着。

不似平时喝到的花茶味道。

“是啊,这玫瑰是我每年亲自到西山采摘的,那边的气候不一样,种植出来的玫瑰要更芬芳甜美。”

“原来是这样。”

西山,温静小时候也曾去过那里,难怪觉得这味道熟悉。

父亲还在世的时候,也曾喜欢泡过这茶,味道……相差无几。

一直到晚饭时间祁深才过来,林薇不由地呵斥道,“这孩子,都在房间干什么,温静难得过来,也不陪我们说说话。”

“恐怕温小姐不太想见到我。”祁深意味深长地眯起眼。

“是不是吓到温静了?”林薇当即沉下了脸。

“温小姐说呢?”祁深却看向温静。

温静不无讽刺,“的确,祁先生今天来在机场等我,那架势还真的是吓到我了。”

祁深轻笑出声,“毕竟可是我母亲的贵客。”

林薇听着两人话里的针锋相对,皱了皱眉,缓和气氛道,“都过来吃饭吧,等会祁深给我把温静送回去酒店。”

“我的荣幸。”祁深朝温静挑眉。

温静直接当做没听到。

饭桌上,林薇安排的晚餐几乎都是温静喜欢吃的,她喜欢吃偏甜的南方菜,而今晚就几乎全都是这一菜式。

祁深顿时不满道,“妈,是不是也太偏心了。”

“偏心什么,不喜欢吗?”林薇看着儿子。

“不敢。”祁深看了眼温静,垂下眸子。

温静皱了皱眉,却是疑惑怎么林薇对她的口味这么了解,应该只是巧合吧?

“温静,最近在准备考研?”祁深忽然问。

温静抬眸,他怎么知道的?

“不小心看到的备考手册。”祁深看穿她的眼神,解释道。

“嗯。”温静点头。

“考研啊,这孩子想考哪里?我让祁深给找推荐人。”林薇开口道。

温静笑笑,“祁夫人,不用麻烦了,谢谢的好意。”

“别跟我客气,这事祁深给我记住了。”林薇叮嘱儿子。

祁深勾了勾薄唇,“我可是很乐意帮助温静。”

温静瞪了他眼,她才不需要这男人的帮忙。

这时,门口管家匆匆走进来,“少爷,秦小姐过来了。”

“菲菲过来了?她最近在B市?”林薇不由地问祁深。

祁深眯起眼,摸了摸下巴,眼底的冷意一闪而过。

“祁阿姨。”秦菲已经走进来,见到温静也在,脚步顿了顿,眉眼的不悦蔓延。

这个女人怎么也在?

头像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