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1

天空上漂浮着一片云彩,那云彩应该某种宝贝炼制而成,像一团祥云,在云朵之上,盘坐着一位长袍老者。同时,在他身边,聂建江阴沉的脸色中带着一丝得意。

“老祖,就是他,此人在仙血山林之中投靠梁谷七,杀了我们众多师弟。”聂建江色荏内厉,道“没想到这人竟卑鄙如此,还敢回到玉京关,败坏我的名声!”

“老祖,此人不除,我碎星宗威严何在?”

城门下王欢眯着双眼,这不是他第一次遇见真神,所以还能承受真神的威压,可他身边雪沁几个人已经有些承受不住了。

对于王欢的身份,他们已经蒙圈了,一个自称要杀的宗门执法者弟子帮了他,结果还说王欢是真神的救命恩人,这怎么听都有些荒谬。

在仙血山林之时,他们也经常听王欢说他自己医术了得,给真神疗伤救命,只是大家都把这话当成大话,没一个当真。

现在倒好,危机刚过,碎星宗的真神老祖降临。

“哼,碎星宗不可辱,辱我碎星宗者,死!”

碎星宗老祖脸色杀机一现,手掌向着下面的王欢一抓,恐怖的真元凝聚成一个巨大的手掌,就像一座五指山峰一样,遮天蔽日,向着王欢抓来。

真神出手,在王欢身边的人顿时四处逃窜。

还有些人更是跪在地上,深深发抖,至于王欢,已经不管他们的事了,真神出手,这小子还有活命吗?

那手掌破空而来,手掌由真元凝聚,周围散发出一阵阵氤氲之气,整个城楼在威压之下,出现一层层裂痕。

额带白羽的纯净空灵天使女孩

被针对的王欢更是可想而知,在他的脚下的地面,已经凹陷下去。

王欢的脸已经变成一片铁青,没想到真神竟这样不要脸,不顾身份向他出手。

而在他身边的雪沁几个人更是直接被震飞出去,撞到城墙上,口吐鲜血。

王欢眼睛通红,握着剑柄的手掌上青筋展露,血管爆起,就像一条条扎龙一样。

“老匹夫!”

突然,王欢怒吼一声,浑身真元忽然爆发,他的周围,一股气浪以他为中心,向着四周迸发而去,十几道人影被他的真元震飞出去。

“呲吟!”

刹那间,王欢悍然拔剑!

一股滔天剑意迸发,众人心头的大震,敢向真神拔剑,这得多大的勇气!

众人急忙看去,只见一道剑芒从王欢身上冲天而起,化作一道剑气化作一条白色的光束,向着空中的手掌斩去。

城门口的人顿时一惊,只见城墙被剑气哗哗划破,一道道痕迹留在城墙上面。

“老狗,接我一剑!”

王欢的声音从剑光中传来,声如洪钟,语气内带着无穷怒火。

玉京关一片哗然。

尽管碎星真神向王欢出手不顾面子,有以大欺小的嫌疑,但谁也没有想到,区区一个通神修炼者,竟有胆量向真神拔剑。

这许要多大的勇气!

“碎星老狗,你门下弟子勾结匪类,却栽赃在老子头上,真以为我是好欺负的吗?”

王欢使出匹夫一剑,所有的真元灌注陨仙剑内,剑光如虹,势如破竹,与此同时,王欢身躯大震动,只听咔嚓的一声,他的剑上出现一道裂痕,但也将那一道手爪破开。

“找死!”

碎星真神脸色一怔,旋即勃然大怒,一个蝼蚁,敢向他亮剑,碎星真神的怒火再也安奈不住,抬起手掌,向着下面的王欢拍下去。

玉京关中没想到碎星真神一招杀不了王欢,竟然还有脸出第二招。

谁也没想到他竟然不要脸到了这个地步。

“这……王欢他……”秦毅停住脚步,看着王欢的剑,他的心里越发没有底气,他自喻自己跟王欢的实力不分上下,可是他却没有胆量像真神出手。

不仅把自己跟王欢对比,设身处地,自己在真神之下,怕是连反抗的心都没有。

“这……就是他比我强的地方吗?”

秦毅喃喃自语,虽然他知道王欢在碎星真神手下必死无疑,但却不得不佩服和承认,自己的确不如王欢。

碎星真神这一掌含着无尽的怒意,绝不是刚才那随意一爪能够相提并论的。

这一掌的威力,比刚才那随意一挥要强大,更加恐怖。

王欢的剑被拍中,陨仙剑当场一节节退败,啪嚓的一声,整柄剑化作碎片向着四面飞射出去。

陨仙剑,碎!

王欢这一剑,震惊了整个玉京关,这是他们第一次看到,一位通神修士,敢挑战真神的之威!

“死!”

碎星真神发出一阵轻飘飘的声音,仿佛神祠一样,不带任何感情,手掌向着下面王欢压下去。

就在这时候,长空中一道拳头飞过来,砸在了碎星真神的手掌上。

顿时,恐怖的悸动的冲击整个玉京关,城口一寸寸的倒塌,下面的人更是抱着头,如同无头苍蝇一样四处逃窜。

“碎星真神,连续两次对一个小辈动手,你真是丢了我们真神的脸。”

片刻间,一个人悬空站在王欢的面前,鄙视的看着半空中的碎星真神。

“昆山,你要多管闲事?”

碎星真神阴沉着脸,眼皮一阵跳动,两招都杀不死一个通神修士,今后少不了成为他人口中的闲谈笑话。

昆山真神笑道:“你都不要脸对一个晚辈出手了,我就是看不惯,怎么算多管闲事?”

碎星真神冷冷道:“此人乃是投靠了梁谷七的叛徒,本神一向嫉恶如仇,对付这种吃里扒外的叛徒,从不在乎他是不是什么晚辈。”

“倒是你,昆山,你袒护这位叛徒,是什么意思?”

他一口咬定王欢是叛徒,那就没人说闲话,毕竟叛徒一向是大家深通恶绝的人,自己杀了他众人只会拍手称快,又有谁说他欺负晚辈!

“碎星老狗,你如果真是嫉恶如仇,那就杀你身边的小狗!”

王欢深吸一口气,平复心中怒火,丝毫不示弱。

聂建江心里一慌,指着王欢怒道:“王欢,你少在这里血口喷人,我乃堂堂碎星宗的嫡传弟子,岂能做出欺师灭祖的事。

也只有你们这种卑劣的散修,为了自己利益,什么事都做的出来。”

说完他对着碎星真神跪下,拜道:“还请老祖替弟子做主!”

头像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