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1

☆、3296_融化渗入

狄隙陡:“你知不知道净锦峰卖通明果等东西的时候坑了多少人?”

我:“那不算。净锦峰做的类似拍卖, 价高者得。在不能无限量供应、自身又没有足够武力随意选买家的情况下,这是比较安合理的方案。再说, 定期拍卖, 这次没拍到的下次还能拍,又规定了一个人拍成功一次后三年之内都不能再参与竞拍,价格便不会抬得太离谱,挺节制的。实际上,横向比较来看, 净锦峰的平均价真的不高, 就只比大家都知道货源充裕但限量售卖的云霞宗渠道高一点。”

狄隙陡:“一点?”

我:“差不多吧。”

狄隙陡:“反正我不为这颗元宝果付费。”

我:“好, 不付。”

狄隙陡拿出一张契约纸。

我:“你不至于吧?”

狄隙陡:“还是写一张吧, 不然我心里始终吊着。”

我一边写契约一边纳闷:“你到底是被坑得有多惨?净锦峰忙着立足凡人界, 你则是他们不脱离修真界的稳定器之一, 他们只会供着你, 怎么可能坑你?”

狄隙陡:“我又没说是净锦峰坑我。”

青春治愈系清新女生甜美笑容俏皮写真

我:“是元宝秘境传承坑你?”

狄隙陡:“拒绝回答。”

我:“那就是了。来, 契约写好了,你拿类元宝果吧。”

狄隙陡:“确定只是‘类’哈?”

我:“这个称呼是我爹先叫的。”

有裴长老做担保, 狄隙陡总算伸手到我一直悬浮在空中的类元宝果下,果子落到他手中,他紧张地盯着,就见果子在碰到他手的那一刻,接触部分融化, 融化后的物质渗入狄隙陡的手心。

狄隙陡:“我不管赔偿。”

我:“什么感觉?是对你有益的吧?所以你没有脸色大变地连忙甩开它, 而是选择拖延时间尽量吸收。”

狄隙陡:“谁拖延时间了?你舍不得就拿回去。”

我拿出一把类元宝果在他手旁边绕了一圈, 又部收回,只留下黏在狄隙陡手心的那孤零零的一颗。

我问:“眼馋吗?”

狄隙陡:“……裴少爷,你要不是后台强大,你早就被人打死了。”

我:“我要不是后台强大,我可不敢这么到处惹事,虽然其实我觉得我没惹,我认为我只是在有想做的事情时,不压抑自己、直接做了。”

☆、3297_铜钱

说话间,类元宝果融进了狄隙陡手中,接着,一枚小铜钱从狄隙陡手心冒出来,薄薄的一片,紧粘着狄隙陡的肉。狄隙陡皱眉,拔剑。

我:“等会儿。”

狄隙陡:“它不动了。好像是休眠在我的肉上。”

我:“如果它是元宝草的种子,那么这枚种子选了你当它的种子壳。”

狄隙陡:“然后我带着它去找适合它芽的地方,再把它种出来,长成草、结出元宝果、再出种子,始终不离我的身体,成为我身体的一部分?”

我:“也许不用找,你的体内不就有一份最适合它的秘境吗?”

狄隙陡:“但这种子及其生长过程脱离不了我,这一点总是可以肯定的。”

我:“应该有助于你理顺元宝秘境传承。”

狄隙陡:“可是,这种子承认的主人是你,我能感知到它与你有联系,可能因为它现在沉浸在元宝秘境的能量中导致那份联系显得微弱,但,确实存在,细却韧。当这种子再一次完成生长循环,或者完成多次之后,它脱离了沉迷感,接着,它可能会呼唤你。”

我:“将它收集到的信息传递给我?”

狄隙陡:“或者将我制成你的傀儡。”

我:“不会的,我不要傀儡。”

狄隙陡:“我说的是最严重的情况。”他一边说,一边将铜钱种子连他的肉一起削下来,挑向我。

我略嫌弃地让带血的种子浮空,看着种子上的血肉脱落,飘向狄隙陡,落回到他的伤口处,与伤口相融。伤口愈合,毫无残留伤痕,种子则变为了干干净净的铜钱。直径变小、厚度增大、颜色加深,成为一枚显得更有质感的小铜钱。

小铜钱在空中沿垂直轴线转了三百六十度,又沿水平轴线再转三百六十度,面向我展示:漂亮了。

裴冰:“我觉得它说的是‘干净’了。”

毛球:“是‘漂亮’。”

小随:“亲身体会?”

毛球喷了口气。

我……友好地让小铜钱入了小随。

☆、3298_怀疑是心魔劫

小随拿着二毛再对小铜钱检查了一遍,点头:“是比在狄隙陡手中时漂亮了很多,尤其花纹布置,比之前那血管似的排布强多了。材质也生了变化,之前是生物组织,现在自生了保护外壳。”

我拿了块玉简递向狄隙陡:“写感知报告吧。”

狄隙陡:“说了我不付费。”

我拿出一袋通明果:“我付费请你写。”

狄隙陡:“……”

我再拿出一袋。

狄隙陡:“你够了!我写还不行吗?两袋都收回去!”

我:“劳动费还是要付的。”

狄隙陡:“不用。我吸收的元宝果已经够劳动费了。”

我:“那是试验副产品,不算。”

狄隙陡:“裴少爷,我求求你闭嘴吧。”

我:“我是不是比以前更欠揍了?”

狄隙陡:“不知道,我不了解以前你什么样,反正我每次看到你你都挺欠揍的。”

我:“我觉得最近尤其。我怀疑是心魔劫。”

狄隙陡:“别以为我理论知识不如你你就可以随便胡说八道。心魔劫是折磨自己,只有在压抑不住自身负面情绪时才会带给外界灾难,哪有自己心情甚好的心魔劫。”

我:“真的有,不是开玩笑。”

狄隙陡还是一脸的不信:编,你接着编。

我:“那我用这个信息来付你劳动费吧。”

狄隙陡迟疑:“心魔劫可能是正面情绪?”

我:“度的问题。如果一个人在面对任何事情时都自内心地高兴,你觉得正常吗?”

我:“经历心魔劫的修士,大部分会感到痛苦,但有少数,是完没有痛苦。我们常说的负面情绪,比如悲伤、憎恨、后悔、恐惧等,会让我们觉得难受,但这份难受同时也会促使我们反省、集中精神处理危机、努力提升自我实力。因为想摆脱负面的情绪,于是做了正面的事情,得到了正面的收获,这是负面情绪的正面意义。”

我:“光与影,然抹掉其中任何一边,另一边都会失衡进而走向毁灭。”

我:“而且,你怎么觉得当我表现得欠揍时,我内心是正面情绪?”

狄隙陡:“因为我觉得你是在炫耀,是骄傲。”

☆、3299_过度还是担心过度

我:“‘骄傲’很多时候是负面含义,而‘炫耀’,靠别人的羡慕嫉妒恨来提升自己内心的满足度,这是对外界的依赖,说明情绪独立性不足,也是缺乏自信的一种表现。一个足够独立自信的人,不需要他人的认同,其内心也是满足的。不必刻意在别人面前刷存在感,不期待甚至不耐烦别人的夸赞。”

我:“因为,面对所有夸赞时,内心想的都是:‘我知道我是如此,你们说的是废话,浪费我听的时间’。”

我:“当然,如果过于不在意别人的言论,可能会进化为然不在意他人,包括不在意他人的死活、只考虑自己的利益、为了自己的些微利益不惜牺牲他人的重大利益、为了自己能提升一颗灵珠的灵力不惜杀死一群人。”

狄隙陡:“邪魔。”

我:“入魔、入邪、邪魔,失了度,走入极端,没了控制。”

狄隙陡:“但是修士追求随心所欲、自由自在。”

我:“对,每一个修士,或者应该说是每一个生物,都这么追求,而世界有那么多生物,即使只取大乘期,他们每一个的活动影响都覆盖了世界,假如他们都实行毫无约束的自由,最终,只会所有生物相互对抗,共同毁灭,谁都自由不了。”

狄隙陡:“所以其实根本没有自由?”

我:“所以需要将个体的自由融入世界的自由中,当所有生物追求的自由一致,当甲为自由所做的事情也帮助了乙更靠近自由时,便都自由了。”

狄隙陡:“哪会有这种统一?”

我:“大乘期融入世界,大乘期逐渐成为世界的一部分,不是作为世界内的一个去掉也不影响世界完整性的部件存在,而就是像手脚之于活人的那种必要组成部分,一旦缺失便残破、即使修复也留有伤痕。”

狄隙陡:“……以金丹期来做比喻行吗?”

我:“这也是个问题。我老是往大乘化神元婴期上想,想金丹期的时候反而少。往好的方面说,这是眼光长远;往坏的方面说,是走都还不稳便琢磨着跑。而到底是好还是坏,我不知道自己现在位于哪一个刻度上。”

头像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