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1

温静看着他宽阔的后背,眼眶渐渐地红了。

他不会让她出事……

可他都不在她身边了,他还怎么保护她呢。

现在两人早就没有任何关系了,她并不想再依靠他。

“我在这里等到天亮再离开。”温静执拗地转身。

慕煜行脸色顿时变得极怒,“等会还会有暴雨,知不知道留在这里有多危险?”

“是我的谁,凭什么管我?”温静也怒了,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闻言,慕煜行凛冽地眯起眼,忽地逼过来,温静纤瘦的身影被他困在怀里。

他扣着她的后脑勺,低头便是暴风雨般的吻。

温静愣了愣,此刻心跳很乱,慕煜行紧紧地搂着她,鼻息间都是她熟悉的气息。

是独属于慕煜行的气息。

唇齿对他的吻早就习惯了,下意识地迎合。

可爱的小姑娘

可是,她想拒绝。

她不想要继续这样。

终于清醒,她忽地狠狠地一

愠怒的声音从慕煜行的嘴里发出,他的眼神变得发狠。

她胆子大了,敢咬他!

“慕煜行,别太过分!”

“如果……我就是这么过分呢!”话落,他不顾舌头的疼,再一次强势地吻下来。

温静顾忌他嘴里的伤,倒是真的不敢再咬了……

这男人还真的是知道如何捏着她的软肋……

呼吸几乎要被掠夺尽,温静几乎站不稳,只能靠在慕煜行怀里。

“温静,记住了,我是的男人。”他凛冽的话响在耳边。

温静忽地笑了笑,“慕先生这是在耍流氓吗?”

“是。”他倒是坦荡荡地承认,甚至手还落在她的后腰往下。

酥酥麻麻的感觉顿时蔓延开来,温静只能紧紧地揪着男人的手臂。

“慕煜行!别乱来!”她怒了。

男人低低地笑了笑,再一次在他面前弯下腰。

“上来,我背过去。”

温静本来还有些犹豫的,忽地一道雷鸣声响彻天空,果然是要下暴雨的节奏。

她立刻抱住慕煜行,靠在他的肩头,这一刻,心情竟是奇迹地平静下来。

“我手机卡被拿走了,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温静问他。

“我查了凌彧的定位。”

温静恍然。

想到凌彧,他还在山上吗?

刚才她滑落滚下来,那条路应该是走不了了。

不过,她并不想关心他。

走出了步梯,温静开口道,“放我下来吧,我能走的。”

“别逞强。”慕煜行没有放手。

这时,前面渐渐地响起一阵声响,有救护人员上来了。

这场突如其来的暴雨导致天城山多处山泥崩塌,不少游客都被困住了,现在已经陆陆续续被救出来了。

慕煜行把温静放到担架上,他的手始终一直握着她,跟在她身边。

温静挣扎不开他的手,便只能一直被他握着。

视线里是慕煜行颀长的身影,他紧蹙的眉心,担忧的神色。

他很紧张她。

温静忽地笑了笑,这就够了。

到达山脚,已经有好几台救护车过来了,忽地一道身影走过来,温静看到了凌彧。

他的手臂已经包扎了,受了一点点伤,并无大碍。

而温静显然是严重多了。

“温静。”他担忧地看着她。

而这时,才注意到她身边的慕煜行。

脸色变了变,他怎么会在这里?

“我陪去医院。”

慕煜行却淡漠地开口,“凌总有伤在身,不太方便。”

话落,他已经跟温静一起上去了救护车。

凌彧自然也毫不犹豫地跟上,坐在了温静的另一边。

两个男人把她夹在中间,她顿觉头皮发麻。

不过,她现在没力气把这两人赶走。

到了医院,温静被送去诊室处理伤口。

慕煜行和凌彧站在外面。

“我记得,慕总可是跟温静离婚了。”凌彧沉冷的声音传来。

“那又如何,温静出事的时候,在哪里?”慕煜行犀利的眸子看向凌彧。

他知道两人是一起去登山的,但是发现温静的时候,只有她一个人。

凌彧紧抿着薄唇,当时看着温静滚下山,若不是因为中间的路被隔开了,他必然是会跟上去的。

只是……

眼底的懊恼一闪而过,他沉声道,“我一直在找她。”

慕煜行始终冷着脸,并不把凌域放在眼里。

没多久,诊室的门打开,医生走出来,“谁是病人的家属?”

“我。”慕煜行没有犹豫地上前。

“病人的身体上有多处外伤,我已经做了简单地处理,今晚需要住院一天。”

慕煜行一一应下,走进病房。

凌彧看着他忙碌的身影,脸色渐渐地沉下来。

温静已经被转移到了病房,手机不在身边,她没法联系上任何人。

见慕煜行走进来,她道,“能不能把手机借我一下。”

她想让艾恬明天来接她。

“手机丢了?”慕煜行皱眉。

温静点头。

慕煜行先是打电话给高谦,吩咐他把天城山搜寻一遍,把温静的手机找回来,然后才把手机递给她。

“麻烦了。”温静疏离地道。

她拨通艾恬的电话,把自己的情况告诉她。

“静静,竟然还在B国?我以为回去了……我现在马上过来医院。”艾恬紧张地道。

“明天再过来,现在太晚了。”

“不行不行,我可担心了,怎么去爬山了,真是要吓死我了。”艾恬念叨着。

挂了电话,温静抬眸,才发现慕煜行一直在看着她。

她把手机还给他。

“我明天跟一起回去。”他沉声道。

“我要睡了,慕先生,今天谢谢救了我。”温静不知道如何面对他,并没有答应,把灯关了便是假装睡觉。

慕煜行站在床边,眸底晦暗不明。

半晌,温静感觉到他在旁边坐下来了。

两人之间的距离……很近,呼吸可闻。

慕煜行就在身边,她哪里睡得着。

睁开眼,温静蓦地就对上他黑曜石般的眸子。

“回去休息吧。”她低声道。

“没订酒店。”

温静:……

“难不成要在这里睡一晚哦。”

“嗯。”

温静:……

“在这里,我睡不着。”

话落,温静的肚子忽地响起“咕咕”的声音,她窘了窘。

才记起自己今天就只吃了早餐。

头像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