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1

☆、05900-扯大旗

裴空:“政敌是立场问题, 不妨碍方茴息欣赏对方的人品, 但抢老婆者是没有人品的。”

裴冰:“尤其你蹲守时你的灵力还可能会不断地碰画,也就是与方夫人发生了肢体接触,如果方茴息能,他就阉了你了。”

小随:“理论上说,现在邵刚铭画最亲近的人是方茴息, 由于长期被不离身地带着, 又被倾注了很多感情, 所以邵刚铭的妖化初始气息肯定重度带着方茴息的烙印,而如果这时候主人过于靠近邵刚铭画,那么因为主人对灵气的掌控度、条理性远远高于方茴息, 那么主人的气息很可能会取代方茴息的成为邵刚铭画的主引导者。”

小随:“这样一来,即使往最好的结果考虑,也会是新成的画像妖与邵刚铭然不同;而如果糟糕,那么, 可能就无法成妖了, 因为画像原本初步成形的气息流动规律被新气息给冲溃了。”

毛球蹲坐着给小随鼓掌。

用肉垫鼓, 几乎无声。

但意思到位了。

小随:“哼, 就算你嘲讽我为了杜绝主人亲近其他修士而扯大旗, 但你也必须承认我的说法没问题。”

是的,而且是相当的没问题。小随所说正是我最犹豫的一点。即便这里只是一个幻境, 即便这里的邵刚铭化妖失败不影响主世界真正的邵刚铭,但我想仔细观察的是成功过程啊,不然我巴巴地守着盯好几个月图什么呢?

毛球:“观摩失败也是一种经验。”

话是这么说, 但能看成功的时候哪里会甘心只看失败呢?而且这毕竟是基于邵前辈记忆生成的世界,如果把主角弄没了,过后我会不会被找茬?很可能会的吧?还是制幻境者和邵前辈的双重找茬。

短发美女的清纯可人私房照

小随:“所以,只要这里的邵刚铭一天没有化形完毕,主人就一天不适合出现在邵刚铭画面前,即使倪升与方茴息建立了牢固的合作关系也不行。”

裴空:“你的意思是等邵刚铭化形后建交就可以了?区别在哪里?如果邵刚铭要和裴林发生关系,肯定是邵刚铭化形之后的事情。”

小随:“重点是在化形之前主人不能给邵刚铭画打上烙印,否则邵刚铭就可能对主人产生孺慕之情。初始好感度经常有决定性的影响。”

☆、05901-借用

如果现在邵刚铭在方茴息独立的影响下已经完成了化形基础、只等蓄力完毕便能一举化形,那么不管谁出现在邵刚铭画附近都应该不再能影响到邵刚铭画了。现在距离邵刚铭第一次人形出现只剩下不到一年,而距离倪升将画卖给方茴息已经十多年,从时间比例来算,可能已经打基础完毕。

小随:“但我们并不肯定妖修成形的前置步骤有哪些,不同的妖在这方面可以差别很大,也许前十来年对邵刚铭画化形都没有意义,只有最后一年才决定了化形呢?”

确实也有这种可能。阅团记下的灵气波动,还有二毛的分析,都看不出活物的明显征兆,有些数据可以视为‘活’的迹象,但过于勉强,没有说服力,更像是知道答案后的强行解读。

倪升向我借紫儿。

倪升:“本来我是想找裴少你买点解毒、挡刀等的丹药或者符箓,但怕你一张口就是我付不起的价码,比起来紫儿的工钱计算标准我是看到了的,我以双倍的价钱借用紫儿,紫儿拿一份,另一份给裴少你。当然,在裴少你有事吩咐的时候,紫儿肯定优先完成你的吩咐,空余时间才借我用。”

倪升:“可以吗?”

倪升:“我就借用来给方大县令做点琐事。他来上任一个自己人都不带,现在群敌环绕他连做饭都不敢雇人,也不敢在同一个地方买两次吃食,天天自己下厨偏又没有厨艺,我看着他做出来的饭菜都替他胃疼。”

我:“可以借你,但价码不是这么算的。紫儿去给方县令帮忙不仅是增加劳动量的问题,还承担了被杀风险。方茴息毕竟是正正经经的县令,那些人等闲不敢对他下死手,但弄死他身边的人以起到杀鸡儆猴的效果却没多大负担。我在紫儿身上消耗的保护,你准备怎么算账?”

倪升:“能不能先记着,等方县令飞黄腾达了再还?”

我:“你跟他商量好了?”

倪升:“提过,但他对此不怎么热情。”

我:“他自己无所谓,你却已经替他着急上火,方县令的人格魅力真是了不得,这么快便收服了一个职业骗子。”

倪升想了想:“可能……真是有些服吧。我自己从来都是胡乱生活,靠着胡说八道骗来的钱过一天算一天,而方茴息……他的目标很明确,且似乎有能力实现他的目标,看着就……挺舒坦的。我真的想看看他能做到什么地步,还有也想看看……报应。”

☆、05902-希望能相信

倪升:“我自己是可以弄出一些像是上天处罚的事故来让人以为恶人遭了报应,但经常觉得那样还不得劲,毕竟他们因此倒霉一段时间后似乎又重新富贵了起来。我想看到他们从哪里得来的富贵又统统还回到哪里,翻倍地还回去,在光天化日之下痛哭流涕地还回去。让人们在谈论他们的恶行时可以肆意大声,而不用遮遮掩掩。”

倪升:“不要暗地里倒塌,而要被受他们伤害的人看清楚他们倒塌的过程。让受害者可以堂堂正正为自己受到的伤害吐出所有浊气。”

倪升:“要在阳光之下做到这一切。江湖狭义人士能杀人,能劫富济贫,但没有办法清算恶人的每一笔、还所有受害者公平,这种事情只有以朝廷的体量才能处理妥善。如果,朝廷愿意处理的话。”

我:“你想相信正义?”

倪升:“是啊,我想相信。”

我:“也许你会看到。”

倪升:“我也希望能看到。正经事我做不了,但用污糟的手段对付污糟,我还是能处理一些的。”

方茴息来见了我,首先问了我一个问题:“裴仙人留在黄寨县是对什么产生了兴趣?”

我:“方县令以为是什么?”

方茴息展开随身带着的画:“这个?”

我:“你这回答是不是太直接了?”

方茴息:“在绝对的实力差距面前,玩弄话术没有意义。我将我最关心的问题问出来,你愿意答便答,不愿意也可以直接告诉我。”

我:“你能根据我的表情、肢体动作来判断我的想法吗?”

方茴息:“很难。语言有相对固定的含义,但表情和肢体动作的含义却与这个人的经历、性情、当前心情等都有关。如果我不了解一个人比较详细的背景,那么我是无法通过非语言的信息来猜测出准确答案的,反而,如果凭从其他人那里获得的经验来类推,可能还会推出与事实背道的结果。”

方茴息:“比如,经常有人说如果一个人看人的眼神躲躲闪闪,就意味着这个人心虚理亏。可实际上还有可能是害羞、憋笑,或者眼疾。在并不了解这个人的时候武断下结论是很不妥的。”

☆、05903-直说

我:“我同意了倪升告诉你我的身份,他告诉你了吗?”

方茴息:“你听到他告诉了吗?”

我:“你这个好像不只是‘不玩弄话术’的概念了吧?直率到已经有点欠揍了。”

方茴息:“会吗?当我把画展示给你看之时,我以为你便已经知道我明示了我已知晓你监视我的事情。”

我:“你管这叫明示?还有,我没意会到这一层。

方茴息:“哦……也对,仙人毕竟更习惯凭实力说话,这种暗示行为并不流行。”

我:“也不一定,有些人还是很擅长这类事的,但我不属于其中。”

方茴息:“好吧,那我明说。从我来黄寨县之后起,我就一直觉得我被监视了,当然实际上也确实如此,而且是有好几股势力同时监视着我。其他的我基本已经理清,除了将监视点放在这幅画上的那一个之外。”

方茴息:“虽然因为我对这画的看重,好些监视力量都会留意这画,但唯独那一个,是只看画,只有当我与画在一起的时候才会顺便看到我,而且绝对不会模糊看的重点。”

我:“这你也能区分出来?”

方茴息:“天生的。小时候背对着我爹我也能知道什么时候他注意力在我身上、我必须好好学习,以及什么时候他看向其他地方、我可以稍微偷懒。”

史书上没说啊。史书上说的是邵刚铭感知敏锐,任何杀手刚潜伏到方茴息附近就被逮住了。

哦,保镖太强悍,让被保护者失去了发挥的空间。

这么说来,邵刚铭的敏锐感知可能正是来源于养出他的方茴息。这不像血脉继承那么有迹可循,妖与精的能力与养出他们的生物之间的特性关联很飘渺,但似乎也确实存在,似乎同样是一种‘遗传’。

邵刚铭遗传了方茴息的感知敏锐,并通过修炼将这天赋强化且使之更可控。

我:“是的,盯着画不放的那股监视就是我。我用的监视方式是这样的毛团子。”我给他看负责盯邵刚铭画的阅团,“有几次你差点抓到它了,只不过它可以灵力传送,而你只能使出纯物理攻击,所以你困不住它。”

方茴息:“在从倪升那里知道你这位仙人后我也联想到了它。”

方茴息:“其他人盯我是为了利益,你盯我的画是为了什么呢?”

我:“可以说也是为了利益,不过不是实物意义上的利益,我是想观察这画的变化过程。”

作者有话要说:~,,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

头像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