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1

【 .】,精彩免费!

大昌市的鬼眼刑警杨间要和刑警总部的人召开一次电话会议?

当赵建国收到刘小雨这个消息的时候立刻就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杨间是他一直比较留意的驭鬼者。

再加上这次大昌市饿死鬼事件闹的都快世界瞩目了,鬼眼刑警这几个字更是早就在驭鬼者圈子里传开了,在谈论这种S级灵异事件的同时,免不了会议论几句杨间,还有赵开明。

不过没什么好话就是了。

什么两个倒霉蛋,他们死定了之类的话。

但这并不否认的是,目前这种情况而言,杨间无疑是对这饿死鬼事件最了解的人。

“立刻通知部长,副部长,让技术人员务必在十分钟之内搭建起这次电话会议,所有相关的重要人员务必全部到场。”

赵建国并没有在刑警总部上班,而是早在好几天前就已经做飞机来到了大昌市外。

电话一放下,他就立刻开始准备了起来。

而赵建国这一通电话打过去惊动的可不止是刑警总部的部长,副部长一流,就连上面的一些军政两界的首长也惊动了,表示要参加这次会议。

唯美森系清甜美女私房写真

毕竟杨间说的很明确,这次会议关系着大昌市的生死存亡。

一座城市的安危,谁敢马虎?

如果不是因为杨间是驭鬼者,要处理灵异事件,他的卫星定位手机早就被打爆了。

三分钟之内,信息传到了各个非常重要的部门领导的耳中。

五分钟之内,参加这次电话会议的名单得到了确认。

名单属于高度保密,没有人看到,就连负责此事的赵建国也不知道这次会议会有多少人参加,他只是看见大昌市外的临时指挥中心的桌子上一部部手机,电话不断的放了上来,并且已经开始在连线了。

那一部部电话的背后天知道站着的是国家的哪位领导人。

亚洲刑警总部的部长没有来,因为早几天就坐飞机厚着脸皮去国外求援去了,负责指挥的是副部长曹延华。

曹延华这个时候脸上冒着虚汗。

心中直哆嗦。

他紧张的不是这次会议的内容,而是压根就没想到只是杨间的一个电话,就把这么多大人物炸出来了。

明面上这个临时指挥中心没多少人,感情暗地里无数双眼睛早就盯着这里的一举一动。

想想也是,这大昌市的案件这么严重,闹的全国是沸沸扬扬,世界瞩目,如果不能解决的话天知道会带来多大的影响,上面保持沉默,只是因为不懂这方面的事情,插不上手怕添乱而已,但并不意味着他们就不关心。

“部长,电话会议已经搭建完成了,随时可以准备开始。”赵建国走了进来,他将自己的卫星定位手机放在了桌子中心。

只要刘小雨那边切换一下线路,杨间的通讯就可以转到这里来。

“现在已经过去多久了?”曹延华道。

赵建国道;“十分钟,不过杨间给的准备时间是二十分钟,刘小雨许下的时间是十五分钟,我们还有五分钟的时间准备,因为关系到大事件的决策,所以为了保密很多级别不够的人我没有通知,目前会议室内就人只有我和李军,还有部长一共三个,其他的领导全是电话连线,不过有资格参加这事情决策的……”

“行了,能明白就好,现在一些电话已经连通了,不该说的别说,让警卫戒严,会议没有结束之前任何人不能进入指挥室,另外,会议结束之后所有手机立刻销毁,拒绝不能有任何的信息流露出去。”曹延华谨慎道。

“明白。”赵建国点头道。

一场小小的电话会议,上升的级别甚至是超过了各国首脑会谈。

因为谁也不知道杨间那边一句话蹦出来,会泄露出多少机密的东西。

“们都坐下吧,一分钟之后开始会议。”曹延华定了定神:“这次电话录音备案只留我这一份。”

说完他拿出了一个录音笔。

这里一确定,刘小雨那边就通知了杨间。

“三十秒后开始会议,那边没问题吧?”

“没问题。”杨间道。

很快,三十秒不到的时间,他这里的线路被切断了一下,随后又链接上了。

“我是刑警总部副部长曹延华,现在是大昌市饿死鬼事件的主要负责人,刑警杨间这次要求召开电话会议,说是要讨论大昌市的生死存亡问题,请问是这一回事么?”指挥室内的曹延华冷静下来开口问道。

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声音,王小明到是楞了一下。

他并没有收到这方面的消息。

“严格说来,是这样没错,只是有些东西我需要有人确认一下,毕竟再怎

么说我也是国际刑警了,不能由着自己的性子乱来,得找人参考参考。”杨间道。

“参考什么?”曹延华道。

杨间道;“大昌市事件要解决的话,需要解决两个条件,可惜目前为止我们一个条件都不具备,具体的档案资料们那边估计也收到了,这两个条件们应该也清楚。”

“是哪两个条件?能解决的我们这边一定为解决,不能解决的我们也会替想办法解决,只要确保大昌市没事。”

忽的,电话里传开了一个中气十足的老者声音。

“哪个老家伙插嘴?什么都不知道就往会议里钻?回去背背功课吧。”杨间道。

听到这话,指挥室的曹延华,赵建国,额头上顿时冒出了冷汗,一旁的李军嘴角更是忍不住抽了抽。

“小家伙客气一点,要不是现在是重要时刻,放在平时敢这样和老子说话,老子直接毙了。”

那个电话里的老者声音立刻就炸毛了,显然也是一位脾气很火爆的负责人。

杨间道:“枪毙我?听声音也一把年纪了拿的动枪么?而且哪条法律规定骂人会被枪毙?能参加这会议也大小算个人物,杀人犯法的事情不知道?真敢开口啊。”

“曹延华部长,我不想和他说话,踢他下线。”

“……”

指挥室内的曹延华此刻额头上虚汗更多了,恐怕还不知道在和哪个人对骂吧。

“好小子,有种有胆量来老子的地盘,老子不把收拾了就是孙子。”那老者道。

“咳咳,老李,收敛一点,也不看看是什么时候了,杨间对么?继续说,我们听着。”另外一个男子的声音响起,制止了这种无意义的争吵。

那个叫老李的人似乎咽下了这口气,没有继续争执了。

“刚才说到哪了?一吵架忘记了。”杨间道。

王小明那冷静的声音响起:“解决大昌市事件的两个先决条件是,接触和关押,直接和源头鬼接触的话死亡的几率会非常大,这需要一些保险措施,鬼烛是很好的工具,可惜上次接触的时候用在了第四阶段的鬼婴身上,现在已经没了。”

“这个条件我能解决,和上次我和王小明说的一样,不到两层把握,一旦失败,我会死,不过我还是决定试一试。”杨间道。

“就冲这句话,小友,我收回之前的话,如果来我这里,我请喝茶,不,喝酒,咱们来个不醉不归。”那个叫老李的人道。

杨间道:“曹部长,这个老家伙怎么还在这里,不是说了踢他下线么?他什么都不懂,就在这里瞎扯淡。”

“喝完酒之后老子还是要枪毙。”老李又骂了起来。

曹延华这个时候憋着话都不敢开口,踢他下线?这满桌子的电话全部连线中,没看见老李一开口其他人都哑巴了么。

“老李,这急脾气得改改,第一个条件我明白了,这一切就拜托了,有什么需要交代的事情可以说出来,外面能为解决。”另外一个男子声音沉重道。

杨间道:“现在我不需要安慰,王小明,继续刚才的话吧。”

旁边的王小明道:“第二个条件是关押,其实关押有个前提必须限制那个源头,之前我计划是那根手指,档案上们都已经知道了,但失败了,限制物失去了,除非能找过另外一件可以限制厉鬼的东西。”

“这第二个条件我也能解决,但问题就出现在了这里,如果我第一步走完没有死的话,第二步就是寻找一个代替那根手指的东西。”

杨间道;“我知道大昌市有一个地方可能有这东西。”

“那为什么没有去拿?”有个陌生的声音忍不住问道。

“怎么拿?用键盘拿么?”

杨间道;“那东西限制着另外一只鬼,恐怖级别说不上来,但应该不会低于A级,估计也是S级,如果我要解决大昌市事件的话,就必须要那件东西,毕竟目前我们手中已经没有了任何可以动用的资源了,今天我和各位讨论的就是这个难题,要想解决这事情就必须亲手释放一只未知恐怖级别的鬼。”

“也许放出来的那东西会酿成比大昌市更严重的灾难,也许不会,但这关系着几百万人口的生死,我一个人做不了决定,这个决定得们刑警总部去做。”

“好了,我的话说完了,明天晚上六点之前让刘小雨给我一个答复吧。”

说完,他立刻就挂掉了通讯。

大昌市外的指挥室内陷入了一片宁静。

“到底隐瞒了多少事情?”

听着杨间的话,王小明沉着脸看着他。

真没想到这家伙藏着的东西这么多,都到了绝境情况下他居然还有解决这饿死鬼事件的能力。

“我能相信么?”杨间没有回他,转而问道。

王小明道;“应

该相信我。”

杨间道:“那好,明天等还有其他的人进入了安全屋之后我会开始这个计划,这手机给,另外一部手机我会放在这里和连线,一部手机的视屏通话时间不知道能持续多久,但我相信明天看见了就会明白一切。”

“计划最后能否成功一切都建立在我能否能拼着那两成不到的几率活下来的基础上,一旦我死了,到时候会复苏多少只鬼我自己都没有底,这其中带来的危险应该比我清楚。”

“既然已经决定好了那为什么要进行这场通话?”王小明道。

杨间道:“就算是成功了,付出的代价也是非常巨大的,我会亲手释放一只鬼,那只鬼会带来什么我不知道,但我觉得会非常恐怖……而这后果不可能我一个人扛吧,得找人分担,毕竟得为以后考虑,当然我死了那就一切计划终止,也没那么多屁事。”

“所以找总部替擦屁股?”王小明道。

“难道不行么?我可是在为这座城市拼命的男人,替我擦一下屁股怎么了?”杨间道。

王小明道;“考虑的太多了,如果真成功了,以的功劳上面也不会说什么,而且完全可以瞒住这件事情,这样一来也不需要多此一举。”

杨间道:“我不说,上面怎么知道功劳是我的?我如果死了好歹也能得个英雄奖励之类的,名声也好听一点,总好过默默无闻的死在角落里,没人知道吧。”

“的功利心太重了,连这个也要算计。”王小明皱起了眉头。

“不是我功利心重,而是这个社会就是这样,有些东西不去争,就会失去。”杨间道;“不是每个人都像一样伟大,我只是一个俗人而已。”

“好了,今天的谈话到此为止,我的计划已经开始了,剩下的事情不用管,只要看结果就行了。”

“希望能成功。”

王小明说完就起身离开了,现在杨间既然肯最后拼一把,那他没什么可说的。

至于总部那边会不会答应杨间的行动,他不会担心。

一定会答应。

没有哪个国家承受的了损失一座大城市的代价,这个先例不能开,至少现在不能。

就算是杨间放出的那只鬼再恐怖,那也没关系。

未来谁知道,先顾好眼前再说。

等王小明离开之后,杨间看着外面越发昏暗的天空,心中暗道:“也不知道明天之后我还能不能睁开眼睛看看这个世界。”

头像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