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1

最新网址:..co

“柳师兄,不要再战了!”

“是啊!柳师兄!接下来交给我们吧!”

此时,柳锐站在五行宗众人身前,独自一人面对着妖圣堂和真仙殿之人,样子只能用凄惨来形容。

他披头散发,摇摇晃晃地怒视敌人,左侧衣袖已经消失不见,同样不见的还有衣袖中的手臂,不知是被谁斩断的。

他的脸色十分难看,甚至与尸体相差不大,所有人都在担心,他们不晓得柳锐还能支撑多久。

“呼!呼!”

柳锐气喘吁吁,虚弱地说出几个字:“五行宗不可轻辱!”

这一刻,所有人都对柳锐肃然起敬,五行宗修士皆有替他出战之心,然而,他们的状态也是差到了极致。

方云霆脸色惨白地加持着三个阵法,显然是灵力透支的模样。

魏金衣只是一个年轻的女孩,此时,她的衣衫破损严重,露出许多骇人的伤口。

王洛川和王书屹二人互相搀扶着,只能勉强站立,摘星散手已经变得有些虚幻,如今只有水盆大小。

牵着气球的海边蕾丝美女

百里连城身旁尽是折断的灵器,他的炼器鼎炉表面坑坑洼洼,品阶已经一降再降,一旁的朴秀钟更是躺在地上大口地喘着粗气,莫说是灵力,体力也已经透支了。

洪清玉和洪清妍姐妹坐在几头死掉的灵兽身旁,幸存的灵兽皆是遍体鳞伤,却依然护在二人身前。

叶慕雪和叶寒更加凄惨,叶寒的双腿已经血肉模糊,骨头早已断裂,只靠着皮肉相连,叶慕雪的周围已经不见了龙鳞瓢虫的踪迹,以她此时的状态完无法驱使任何一只灵虫。

梁亦城和古小蛮背靠着背站在一起,二人神色兴奋,双腿却在不住的颤抖,已经无力再战。

席尔瓦和其他几个蛮族修士坐在一起,满身是血,同时,他们的双眼血丝遍布,正是血煞入体的征兆。

李峻峰周围的灵沼已经干涸,与血液混合在一起,看起来与血傀儡的表面相差无几。

状态最好的还算是穆若拙和夏凌烟,二人脸色苍白,身上只有几道伤痕,或许只有他们还有一战之力。

“你们已经没有胜算了!还打算抵抗吗?”妖圣堂一人厉声说道。

此时,真仙殿修士死伤极其惨重,血傀儡只剩下十几具,陆续到来的数百人如今已经不足百人。

妖圣堂三人之中,一人重伤,正在不停地咳血,其他两人身上也有不同程度的伤势,只有刺星宫修士状态还算可以。

此时,他的面具已经脱落,露出一张精致的脸庞,柔和的曲线勾勒出完美的轮廓,若非先前杨朗曾开口讲话,众人甚至无法辨认此人是男是女。

柳锐将熔凰灵剑杵在地面上,一字一句说道:“真仙殿作恶多端,妖圣堂恶贯满盈,刺星宫助纣为虐,人人得而诛之!莫说你等设计围杀我五行宗之人,即使是平日遇到也要拼个你死我活!”

“柳锐!念在你也算是一个天才,若是你们投降,可以留一条尸,否则,碎尸万段!”

“那要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

开口之人不是柳锐,而是向来不逞口舌之利的夏凌烟,她轻移莲步,慢慢走向敌方,周身逸散出黄色的灵光。

这一刻,大地开始颤抖,地面上的沙石缓缓浮空,渐渐向着夏凌烟靠拢,奇怪的是,石块随着距离的接近渐渐分解,体积由大到小,最终变成了尘埃。

尘埃附着在夏凌烟体外,她的身体渐渐变大,每走一步身高便拔高一尺,仅仅走了几步,已经成为一个三丈有余的巨人。

躯体部由尘埃构成,看起来却如真人一般,巨人的表面光滑平整,甚至流转着灵异的光泽,身段、五官与夏凌烟一般无二,最奇怪的是,巨人的眼睛竟然如同真人一般炯炯有神。

“这是什么功法?难道是傀儡术?”

“不!这不是简单的傀儡术!”沐千里说道:“我沐家的魁甲之术与傀儡术上有相似之处,但夏仙子的功法绝不是如此简单,有一种追根溯源的玄妙之感!”

正在此时,夏露缘开口道:“这是姐姐在土元分身残篇之中参悟到的技法,此术只有天生地成的大地精灵才可使用,姐姐虽是天阶土灵之体,但即使是状态完好之时也无法驾驭,此时恐怕……”

夏露缘没有继续说,众人也没有问,他们知道这是夏凌烟最后的招式,甚至是一种同归于尽的招式。

“哈哈哈哈哈!”

一阵爽朗的笑声响起,众人循声望去,发笑之人竟然是刺星宫修士,杨朗。

“真是没有想到在凡间之地竟然能够遇到有人使用地阶中级功法,你,值得杨某力一战!”

话音未落,杨朗的身影消失在原地。

“锵!”

一声轻响如同金属相撞发出的声音,巨人的一只手臂与杨朗的细剑撞在一起,谁也想不到土质身躯能够顶住筑基期修士的力一击。

“果然是元气!将功法交给我,今日饶你不死!”

“妄想!”

“哼!你以为有地阶中级功法就天下无敌了吗?看剑!”

杨郎首次动用了力,他的灵剑本就只有寻常灵剑三分之一粗细,身为筑基修士,速度远远高于灵动修士,更何况杨郎来自以刺杀见长的刺星宫。

他的剑仿佛是静止的,却可以听到密集的“铿锵”之声,只有用灵识探查才能依稀感知到对方的剑速。

百剑归一,刺在同一个地方,只听得“咔嚓”一声,巨人的手臂断了。

断掉的部分迅速沙化,消失得无影无踪。

“砰!”

巨人的另一只手臂挥来,正中杨朗肩膀,却被一道灵光挡下,正是杨朗手中的灵盾发挥了作用。

“原来你的功法不!那就没有留下的必要了!看我月影七杀剑!”

“轰轰轰!”

一阵狂暴的声音出现,巨人竟然被瞬间击垮,一个瘦弱的身影倒飞而去,被夏露缘接住。

“姐姐!你醒醒!”

谁也没想到夏凌烟的绝技竟然没有发挥任何作用,即使是穆若拙见到巨人之时,也感受到了极大的压力,结果太出乎意料了。

当然,众人不晓得的是,杨朗并不轻松,虽然他是筑基修士,但月影七杀剑也是他的绝技,乃是在学徒级刺客必修的月影暗步的基础上融入刺杀之法而成,凭借此术他才能够成为准屠灵级刺客,使用此术足见他的重视。

“哈哈哈!什么地阶中级功法,在刺星宫的前辈面前不值一提!”妖圣堂之人大声笑道。

真仙殿修士眼见对方大败,纷纷为杨朗喝彩。

“杨前辈威武!”

“这才是筑基强者应有的实力!怕了吧!五行宗的蝼蚁们!”

“你们真的以为自己还有生还的机会吗?告诉你们,方才只是杨前辈牛刀小试而已,今日你们一个也走不掉!”

杨朗的表情丝毫没有变化,但听到了众人的恭维之语,眼神之中流露出一丝隐晦的得意。

“五行宗,太弱!”杨朗平静地说道。

这一刻,杨朗的话如同盖棺定论一般击碎了五行宗之人最后的心里防线。

他们不知道实力相差悬殊吗?他们当然知道,但即使心知肚明也没有任何一人怯战。

然而,听到方才的一句话,许多人已经有了弃战之心。

“对!这才对嘛!至少临死前也要有一点自知之明!”一个妖圣堂修士戏谑地说道。

另一个妖圣堂之人笑道:“能与我等战到这般程度你们已经算是达到人生巅峰了,可以安心地去了!”

重伤的妖圣堂修士已经无力开口,只能附和着笑了笑。

“你们几个蛮子好大的狗胆,竟然敢帮助五行宗之人对我妖圣堂出手!你们的部落将会因为你们的愚蠢行为而遭受灭顶之灾!”

“怕你啊!有种就去试试,打死你们几个乌龟王八蛋!”

“好!还敢逞口舌之利!真仙殿修士听令,围杀几人!”

“是!”

眼见数十人齐齐向着蛮族之人围去,穆若拙挺身而出,站在几人身前。

“穆兄弟,你走吧,告诉林大哥,我们是死在这群畜牲手中,让林大哥去灭了真仙殿,妖圣堂和刺星宫!”

“哈哈哈!你不是昏头了吧!修仙界之中还没有一人敢妄言灭掉我妖圣堂!”

穆若拙看着蛮族众人,神色悲切,他知道这些人今日凶多吉少,虽然相处时间不长,但他不想放弃这些结识不久的同伴。

忽然之间,他好像想到了什么,朗声说道:“林兄,你若是听到了穆某的声音就快快现身,再不出现就迟了!”

所有人微微一愣,下一刻,人群中爆发出震天动地的笑声。

“哈哈哈!这人是傻了,竟然临时召唤帮手!”

“没想到有人临死之前说出这种话,真是有趣。”

“一会最后杀他,看看还有没有其他有趣的话要……”

正在此时,一个疑惑而清晰的声音传来。

“你怎么知道我躲起来了!”

最新网址:..

头像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