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1

讨论疾病本身的时候,孙立恩至少还能插得上话。但当讨论深化到致病机制和特殊通道蛋白上的时候,孙立恩就彻底两眼一抹黑,彻底摸不着头脑了。

好在袁平安描述的时候也带着一些解释,这至少让孙立恩还能稳稳当当的坐在座位上,而不至于赶紧打开手机开始搜索各种关键词。

AQP4蛋白名为“水通道蛋白4”(aquaporin 4,AQP4),它是中枢神经系统内重要的水通道蛋白之一,除了在海马、视上核和室旁核等部位的少数神经元上有分布以外,主要表达在星形胶质细胞和室管膜上皮细胞中。

星形胶质细胞是神经系统的间质细胞,而室管膜上皮细胞则位于脑室和脊髓中央管壁表层,参与构成脉络组织。

AQP4蛋白除了参与脑脊液吸收分泌、吸收等中枢神经系统内水代谢平衡的调节外,还能够影响星形胶质细胞的迁移和胶质疤痕的愈合;影响神经信号的传到;调节星形细胞对K+和谷氨酸的重摄取;改变神经元递质的释放;参与突触以及细胞间隙连接的形成等等作用。从目前的研究结果来看,AQP4蛋白不光是影响中枢神经系统内水和电解质平衡的关键因素,同时也是决定星形胶质细胞结构功能的重要分子基础之一。

1998年,Agre在人类红细胞上发现了水通道蛋白1(AQP1),并且因此获得了2003年或被而化学奖之后,AQP家族被人们一个接一个的发现。这为人类研究水分子透过细胞膜磷脂双层的分子机制,也为AQP家族结构和功能的深入研究揭开了徐母。从目前发现的AQP家族蛋白质来看,一共有两大类分类模式。一种是按照其运转特性,所有的AQP蛋白可以被分类为水特异性和非特异性。另一种则是按照其通透性能否被Hg2+所抑制,分为汞敏感和汞不敏感两类。

而AQP4则是目前已知的所有AQP蛋白中,唯一对汞不敏感的高特异性水通道蛋白,也是哺乳动物中枢神经系统内最重要的AQP蛋白之一。

根据目前的研究,AQP4主要在星形胶质细胞内表达,并且呈极性分布的状态。微血管足板侧的AQP4表达量是非足板侧的十倍左右。

这种独特的高特异性水通道蛋白通常以四聚体的形式发挥生物学效应,它对水的通透性是其他AQP蛋白的三到四倍,其主要生理功能是介导水分子跨生物膜运转,维持体液和渗透压平衡,调节脑脊液形成。而在病理方面,它主要参与脑水肿的形成和消除。

而袁平安提出的设想,就是基于AQP4的病理影响以及极性分布所作出的大胆推断。

“AQP4在大脑内并非普遍高表达,星形胶质细胞和室管膜内皮细胞上的AQP4细胞含量是明显高于其他区域的。”袁平安解释起了自己的推断原因。“除了海马、视上核和室旁核的神经细胞上有一些表达以外,其他区域的神经细胞是没有或者低AQP4表达的。”

这个研究成果之前袁平安已经解释过了,而孙立恩则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从一旁的凳子上抓起了一本装订好的病例开始翻阅起来。很快,他就在里面找到了自己想看的内容——唐敏的颅内低信号区确实也包括了海马,视上核和室旁核的部分。只不过因为低信号区包括的范围实在是有些太大,所以他们一开始都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长辫子少女的温柔午后

这个假设,好像突然之间有那么一点靠谱了。

“而且,AQP4蛋白还会影响到星形胶质细胞的迁移,从而影响到大脑修复的速度。”袁平安继续道,“也许这就能解释为什么唐敏在接受了活检之后,出现了比较严重的后遗症。”

唐敏两次接受活检的位置都是额叶,而额叶在处理初级运动上有着重要意义。孙立恩都没有往这里发散过思维,他甚至到现在都觉得,脚部活动不便是对额叶穿刺取样活检的常见后遗症。

“你刚刚手,AQP4蛋白影响脑脊液的生成和吸收?”孙立恩琢磨到这里,忽然抓住了一个重点,他抬头望着袁平安道,“唐敏是做过侧脑室引流的,同时还有小脑扁桃体疝。这说明她之前肯定是有顽固而且严重的脑积水——会不会也是因为AQP4蛋白出了问题?”

“无法排除这种可能,而且甚至可以说可能性很大。”袁平安兴致勃勃的点了点头,“AQP4蛋白本身就对脑积水有重要意义,无法明确原因的顽固性自发性脑积水,确实有可能是因为患者的AQP4蛋白出了问题。”

两天了,对唐敏的诊断终于有了一个看上去靠谱的发展方向。这个突然的进展让孙立恩甚至有些战栗般的激动。影像学证据,活检后遗症和脑积水都得到了一个统一的解释,这让袁平安的假设一下和之前的三条猜测站在了统一起跑线上。它们都能够解释唐敏的病情,这也就意味着AQP4蛋白相关问题在这一刻具备了被核实的价值。

张智甫教授听完了孙立恩和袁平安的对话之后,若有所思的沉默了一会后问道,“那么,她的AQP4蛋白,究竟出了什么问题呢?”

这个问题就像是一记重锤砸在了空气里。袁平安和孙立恩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半天之后才一起摇了摇头,“这个……我们也不知道。”

AQP4蛋白是一种特异性水通道蛋白,它能够快速介导水分子进出细胞。但这种蛋白究竟发生了什么,才能导致唐敏目前的症状,这一点孙立恩和袁平安都不知道。

状态栏提示不到这么微观的地步,而现有的文献之中,似乎也并没有AQP4蛋白致病的先例。

“或者还有一种可能……”张智甫教授继续说道,“AQP4蛋白本身也并不是导致她生病的直接病因,它只是通过某种方式正在影响真正致病的因素。”

这个假设就更广泛了。孙立恩对此一无所知,而相对了解多一点的袁平安则挠了挠头,“AQP4蛋白好像是能够降低胶质细胞瘤的侵袭能力来着……总不能还是胶质细胞瘤吧?这么多个区域的占位病变,怎么看也不像是降低了侵袭能力之后的结果啊。”

“假设是有了,但你的假设还需要完善。需要花费大量的精神和时间去完善。”张智甫教授看上去似乎对袁平安的AQP4蛋白理论很有兴趣。“但是,你还是得再考虑一下,是去完善这个假设,还是优先解决其他问题。毕竟,研究和课题的时间相对充裕,但唐敏……她可能没有这么多时间了。”

头像
Author